詞海網

首頁娛樂遊戲體育育兒教育財經農業社會科技健康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體育

人物|烏拉圭告別“大師”時代

由 體壇週報 發表于 體育 2022-08-11

北京時間11月20日,烏拉圭足協官方宣佈老帥塔瓦雷斯不再擔任烏拉圭國家隊主帥。作為在17年的時間裡兩度執掌烏拉圭國家隊,並且取得了非常成就的一位主帥,塔瓦雷斯不僅僅是烏拉圭國家隊的主教練,他是決定了烏拉圭足球近10年來輝煌的“奠基人”。

在大部分球迷的印象中,南美足球一定是像巴西和阿根廷那樣技術細膩且充滿想象力,但是實際上也有不少球隊的打法剛猛凌厲強調對抗,這其中烏拉圭足球就是非常典型的力量足球,再加上恰盧亞人天生勇武的品質,烏拉圭足球給人的印象總是充滿戰鬥精神,同時又不乏南美人的詭譎。所以當球迷們為鋒線雙子星蘇亞雷斯和卡瓦尼一個個雷霆萬鈞的進球喝彩的同時,也能看到南非世界盃上蘇亞雷斯門線上的手球,以及卡瓦尼對VAR嗤之以鼻的畫面。

人物|烏拉圭告別“大師”時代

這些年因為工作的原因,我和烏拉圭國家隊交集不少,從球員到教練,再到體育官員工作人員還有記者,日常都會有不少打交道的機會,而老帥奧斯卡·塔瓦雷斯給我的印象則一直是一位溫文爾雅的老者。日常無論是烏拉圭隊的球員還是工作人員都會在在提到他的時候稱他為“El Maestro(老師)”,但是說實話在我的腦海裡雖然塔瓦雷斯曾經在學校中教書育人,但是這個稱謂我更願意把他理解為“大師”:作為在17年的時間裡兩度執掌烏拉圭國家隊,並且取得了非常成就的一位主帥,塔瓦雷斯不僅僅是烏拉圭國家隊的主教練,他是決定了烏拉圭足球近10年來輝煌的“奠基人”。

2019年的春天,烏拉圭隊作為“中國杯”的衛冕冠軍第二次來到中國參加該項賽事,我和《體壇週報》烏拉圭特約記者卡洛斯一起到首都機場迎接先期抵達的教練組,他們將在北京轉機然後前往賽事舉辦地廣西南寧。當時先期抵達的教練組大概有13個人左右,除了教練團隊還包括新聞官以及裝備管理人員,但是令我吃驚的是這些人居然總共帶了將近200件行李,這裡邊除了日常的生活用品外還有整支烏拉圭隊的訓練裝備,從球衣球鞋訓練服,再到球場上使用的訓練器材,再到除顫器等等醫療器材,即便是很多大件行李都是託運前來,但是在下飛機的時候烏拉圭教練組每個人也都是大包小包。

人物|烏拉圭告別“大師”時代

當時塔瓦雷斯已經72歲,就在一年前的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上他就已經因為身患神經系統疾病而不得不依靠柺杖來支撐自己行走,即便如此在經過了長途飛行之後,老帥依舊是自己推著一大車的行李和同事們走在一起,並沒有任何特殊的關照。在見到塔瓦雷斯之後,我本能地想幫助他把行李車推出來,但是他卻微笑著謝絕了,塔瓦雷斯把自己的柺杖放在行李車上然後以此作為支撐,直到要走扶梯實在不方便才不得不依靠我的幫助來把行李車推出機場。

因為在2018年的中國杯以及之後的世界盃上我們曾經見過,所以我當時和塔瓦雷斯並不陌生,在機場外等候的時候我們聊起了烏拉圭足球,大部分都是圍繞著世界盃的話題和烏拉圭隊的“孩子們”。這一點非常關鍵,烏拉圭國家隊中不僅主帥長時間在這個工作崗位,就連工作人員很多人也是在這裡長期服務,隊務明古塔·迪馬約在烏拉圭隊工作超過20年,他告訴我剛見到蘇亞雷斯和卡瓦尼的時候他們還都是“小屁孩兒”,所以人們經常會開玩笑說“明古塔知道烏拉圭隊的所有秘密”。正是這樣的工作方式,讓我作為局外人看來烏拉圭隊始終有著家庭的氛圍。

人物|烏拉圭告別“大師”時代

其實說來有趣,烏拉圭人口342萬,幅員17萬6千平方公里,南美第二小的國家,但是在世界第一運動足球的世界盃舞臺上卻始終佔據著重要的角色。從1930年世界盃上的“獨臂將軍”卡斯特羅再到1950年世界盃的斯基亞菲諾、吉賈,總有身披著藍色球衣的傳奇誕生。烏拉圭人的倔強讓他們在自己的球衣胸前繡上了“四顆星”,除了1930年和1950年的世界盃冠軍,1924年和1928年的奧運會金牌也被他們視為“世界冠軍”。

塔瓦雷斯作為烏拉圭足球歷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也和世界盃有著不解的緣分,從初次執教國家隊征戰1990年世界盃,再到入主國家隊出戰2010、2014和2018三屆世界盃,塔瓦雷斯總共四次帶領烏拉圭隊出現在世界盃的舞臺上。而就在執掌國家隊17年後,烏拉圭隊在又一次衝擊世界盃的道路上成績不佳,也導致74歲的老帥離開了帥位。原本塔瓦雷斯希望將2022年的卡達世界盃作為自己的收官之戰,但是這一刻讓很多事情都僅僅“一步之遙”:塔瓦雷斯最終沒能有機會第5次帶領藍衣軍團站在世界盃的舞臺上,在他執教烏拉圭隊期間總共有99名球員完成了國家隊的首秀,但是最終這個數字沒能達到三位數。

人物|烏拉圭告別“大師”時代

就在烏拉圭足協確認塔瓦雷斯不再擔任國家隊主帥之後,蘇亞雷斯、卡瓦尼、戈丁等等這些昔日的弟子,都在社交網路上表達了對老帥的感恩和惜別,其中很多人還都是以並不常見的“長文”來表達自己的心情。可以想見的是,這一次的告別不是再見,以後我們不會再看到塔瓦雷斯出現在烏拉圭隊主教練的位置上。同時,我們也一定會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在烏拉圭隊的足球中看到塔瓦雷斯的“遺產”,因為“大師”已經為球隊留下了諸如阿勞霍、本坦庫爾、比尼亞、法昆多·託雷斯、達爾文·努涅斯這些年輕的身影,他們將支撐起烏拉圭足球的未來。

文|馬克欣

編輯|胡辣湯

人物|烏拉圭告別“大師”時代

人物|烏拉圭告別“大師”時代

人物|烏拉圭告別“大師”時代

相關文章
推薦文章

Copyright © 詞海網